猫啊猫

#用来放飞自我,尽情吃同人粮的小号
#大号12年建在原创区,防熟和三次
#吸猫者
#最后一句,Stanley真**好看

我这个人真tm是矫情的要死

【胜出】痴心妄想

商业互k

阿菊先生:

ooc/文笔小学生/非常乱( ≖_≖​) 100%流水账 狗血 接受批评和建议不接受指指点点谢谢


初拟标题 谁的青春不迷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爆豪最近很烦恼。他越来越讨厌绿谷那家伙了。他一看到绿谷心里就烦躁不堪。


今天,他与绿谷的日常对话从他们相遇在教室门口的时候开始。
“小…小胜…啊!你先进去吧。”绿谷的眼睛胡乱瞟着,手不安地挠挠后脑勺。
爆豪看见绿谷这样畏畏缩缩的样子心就没由来的烦。他那种语气态度,难道是在可怜自己?可怜自己没被欧尔麦特选中成为他的继承人?还是说在炫耀他的强大和幸运?真让人不舒服。
“你那是什么态度?看不起我吗?”爆豪一脚把绿谷踹进了教室。绿谷揉揉自己被踢的屁股,小声嘀咕了几句。突然,肩膀被大力撞开,爆豪路过绿谷时头也没回地说了句:“废物还这么多话。”绿谷看向爆豪,眼里盛着的全是满满的不甘。
“嘁……就算你上次赢了我”绿谷出人意料地反击了,“可你不也一样被我打败过吗…” 爆豪猛地一回头,嘴巴张了半天,但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像绿谷说得也没错,撇了撇嘴还是回到了座位上。绿谷看着如此安静的爆豪:?????


中午吃饭的时候,绿谷正一脸笑地和饭田同学聊天。路过的爆豪盯了他们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走开了。他才不想和废物坐在一起。何况废物旁边还有个……碍眼的班长
爆豪拉开椅子坐下,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偌大的食堂里吃饭。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哟!爆豪!”是切岛。令人热血澎湃的响亮的声音引来不少人的侧目。就算是身为同班同学的绿谷和饭田,就算知道是谁,也忍不住多看一眼。爆豪微微抬头,看见一脸阳光灿烂的切岛,露出了他今天第一个笑容:“是你这混蛋啊。”
“哧溜”
“绿谷同学…这面这么好吃吗…”饭田推推眼镜看着绿谷 。
“嗯,好吃。”绿谷头也不抬地回答。


爆豪突然发现,他居然开始漫无目的的焦躁起来了。
每天,每天。
自从他和绿谷打了一架之后,一种惆怅的心情开始逐渐逐渐浮现出来了。一直发展到现在,这已经成了无法避免的日常了。他平时看起来暴躁,其实像这样让他烦恼的长时间的焦躁还是第一次。爆豪皱着眉头,使劲乱揉自己的头发。“啊————”爆豪烦躁不堪,直直地倒在床上 。
他虽然和以前没区别,还是会当着绿谷的面说绿谷是废物。可他这么做的次数已经大大减少了,心里比谁都清楚,绿谷已经不是那个无个性的蠢蛋了,他有个性了,有最强的英雄欧尔麦特的个性。他已经有了能与自己匹敌甚至超越自己的能力。
“废久…”爆豪双眼无神地盯着上方,嘴巴里念叨着绿谷的名字,像是要从嘴里嚼出味儿来。他翻了个身,又想起绿谷成为了自己最崇拜的英雄,欧尔麦特的接班人,眼底的酸涩才渐渐涌上来。
“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废久一定会很快就超过我的。”没有什么能比“绿谷马上就要超过爆豪了”更能激起爆豪斗志的话了。爆豪强迫自己从那不稳定的情绪中脱离出来,回归正常甚至是比以前强度更大的训练中。


“小胜!”绿谷叫住了正想去食堂的爆豪。
“干嘛。”
“嗯…我有事情…想和你说。”绿谷的眼神飘忽不定。
“啊说吧。”
“就是……那个……”
“有什么屁快放,别他妈磨磨唧唧的。”爆豪一脸不快。
“啊就是,想让你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绿谷咽了咽口水。
“我们……除了你还有谁。”
绿谷没想到爆豪竟然没有一口拒绝,马上兴奋地说:“还有饭田同学,轰同学,啊还有常暗同学!”
“不去。”爆豪马上回绝,而且抬腿就走。
绿谷有些失望,刚才还好好的呢,这是怎么了?但又转念一想,说:“切岛同学的话,如果我们邀请他他应该也会来的吧。”爆豪瞥了他一眼,刚准备说些什么,一道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哟爆豪!”俩人定睛一看,是切岛。
“干嘛。”爆豪说。
“一起去吃饭啊嘿嘿。”
“不去”爆豪说着就要走。切岛哪里会放过他,用手臂一勾爆豪的脖子就拉着他往食堂方向走。绿谷盯着他俩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这才小跑跟上正在斗嘴的他们。


“绿谷同学,你怎么不说话?”是常暗。
“啊…没…没有吧…”绿谷笑着打哈哈。
“绿谷,你最近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轰一边吃面一边看着绿谷问道。
“…可能是太累了吧……”绿谷吃完最后一口面,无奈地笑笑。
那边正自顾自和切岛打闹的爆豪听了这话发出了一声嗤笑:“只是一个靠别人而活的米虫罢了。”
绿谷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没错,如果不是欧尔麦特,如果不是欧尔麦特把个性给了他,他到现在也不能踏进雄英一步,他更不可能和自己打成平手。嘁,怎么可能让他就这么超过我啊喂。
“……爆豪你说话过分了吧,而且绿谷也不弱啊!”切岛皱眉道。爆豪端起已经空掉了的碗,起身走了:“我可不认为我说错了什么。”绿谷拿着筷子的双手紧捏了一下,又像是没听见似的,一直埋头吃面。
“啪嗒,啪嗒”
泪水像它的主人一样,悄无声息地落在了碗里,谁也听不到,谁也不知道。
绿谷起身,笑了笑说:“吃好了,走吧。”


绿谷有个秘密。
他喜欢爆豪。他本来对爆豪是没多少好感的,虽然也不厌恶他,但绿谷实在没想到他居然会喜欢上这个从小就对他“照顾有加”的发小。以至于他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时,自己已然成了爆豪非常讨厌的人。也更没想到,爆豪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切岛…虽然是男的…但果然小胜还是比较喜欢阳光又有实力的吧…”绿谷盯着自己的那本记录英雄资料的笔记本发呆。怎么样,才能让one for all成为让小胜认可的自己的力量呢……绿谷攥紧了自己的手,好像在防止什么从他的手里流走。“啊……该怎么办呢……”绿谷发现他可能会一直都想不出这个答案。
窗外吹进一缕缕夹杂着雨露的夜风。这样凉爽的风,在闷热的夏天是不常见的。而绿谷已经习惯坐在窗前想着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了。


绿谷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所以第二天顶了一双熊猫眼早早地来到教室。
“小久你怎么了呀!”丽日一脸担忧地问道。
“啊…昨晚没怎么睡……”
突然,丽日皱了皱眉,凑过来说:“是因为昨天爆豪说的那些话吗?”绿谷愣了一下。其实他没怎么在意,爆豪那性子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哭一哭也就没啥大不了的了。从小到大自己被讽刺的还少吗?
“绿谷,你真的很厉害啦!”丽日慌乱地安慰着绿谷,即使她什么都不清楚。
谢谢啦,我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自己心里清楚。绿谷想,然后对着丽日笑了笑:“真的没啥事,不用担心。”
爆豪走进了教室,绿谷总是第一个看见他。爆豪似乎是察觉到了绿谷小心翼翼的目光,朝他这边看了过去。在两人的目光相交的一瞬间…爆豪像是被烙铁烫了一下很快收回了视线。
绿谷:???????


爆豪今天非常反常。
他总是不愿意和绿谷对视,不小心对上了,也是很快就不自然地挪开视线。今天更没有和绿谷说过一句话,哪怕是嘲讽。
绿谷想,爆豪终于彻底讨厌我了。
要说爆豪对绿谷没感情是不可能的,但这种感情最多也就是“虽然看他不顺眼但还是不希望他死掉”……吧。
爆豪回到房间后,有些懊恼地揉头发。
上次爆豪对绿谷的冷嘲热讽让他纠结了一晚上,果然还是觉得不该这么说绿谷。他不是什么良心发现,就是看见绿谷隐隐露出委屈和沮丧的脸就觉得很不舒服。
“这算个什么事啊……”爆豪看了看眼前欧尔麦特的海报,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果然还是不行!
自从爆豪开始不理绿谷后,绿谷就觉得,至少还是应该自己告诉爆豪他的心意。但是会被认为是变态的吧?说不定还会挨顿揍。绿谷纠结了一个晚上…于是准备第二天赖在爆豪房间喝酒喝个烂醉然后借酒壮胆趁机告白最好立马全垒打(?)
呵,怎么可能。
光是想到要赖在爆豪房间就够绿谷忐忑一整天了。
唉,不然,还是放弃吧。


第二天。
“爆豪我喜欢你!”
绿谷说完,脸红着跑出教室。
爆豪一脸懵逼地看着耳尖都泛红的幼驯染对他说出那样让人意外的话后向食堂方向飞奔。
……
“哇!爆豪居然是被告白了吗!”切岛一脸不可置信。
“真是意外的坦率呢绿谷同学。”饭田推推眼镜。
“…为什么要跑去食堂?”八百万扶额。
“爆豪…你准备怎么办呢?”常暗看向正在发愣的爆豪。
爆豪回过神来,忽地,快速奔向了食堂。
众人:?????
“喂!”爆豪气喘吁吁地跑进食堂,一眼就找到了红着脸吃饭的绿谷。
绿谷猛地一抬头,发现是爆豪,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低头吃饭。
“喂废久。你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喜欢你而已!把我当变态也好废物也好都无所谓!我……!”
“既然你提出来了那我就说一下吧。”
“……?”
“我不喜欢你这种变态。”
啊…比想象中的要难过很多。绿谷想。
“以后别让我发现你那些龌龊的想法。”
“……嗯。”不能哭,不能哭。至少别在小胜面前哭。
“…你哭什么!”爆豪发现他现在根本无法直视正在哭的绿谷,眼睛胡乱瞟向别处,依旧是不耐烦的语气。
绿谷吸了吸鼻子,但没什么用,还是有鼻涕流出来,显得他可怜又可笑。绿谷用衣袖随便擦了擦鼻子。他想止住眼泪,让他至少看起来没那么卑微,可他做不到,眼泪总是往外流。
“我…我不是故意要说出来的…”绿谷低着头看着自己不安地乱动的脚。
爆豪现在心情非常复杂。
他其实不打算说出那些伤人的话的,可下意识地,他无法控制自己。他打击、嘲讽绿谷,这几乎成为了他的习惯。
“我…我以后会注意的。”绿谷不敢看爆豪的脸。他能想象出来,爆豪现在的脸一定非常臭,尽是对他的嫌恶。
“嗯。”喂,快停下,不能再说下去了,“你知道就好。”爆豪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只有和绿谷一起在食堂里傻站着。
“我…我吃完了,先走了。”说完,绿谷像被抓到的偷东西的小孩子一样满脸有羞愧的通红和伤心,匆匆离开了食堂。


其实绿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一时冲动就告诉了爆豪自己的心意。当他看着一步步走进来的爆豪,自己从小就习惯去追逐的身影时,心跳的非常快,感觉下一秒心脏就会因为跳太快而骤停。绿谷想摆脱这样仿佛要溺死人的心情。而他做到了,因为他对爆豪说出了那句他一直不敢说的“我喜欢你”。等他回过神来,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绿谷总是躲着爆豪。
虽然还是上那样的课,做那样的训练,但A班的气氛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绿谷或者爆豪不在还好。但凡是两人都在的场合,气氛就会变得很微妙,什么感觉呢,有点说不上来。绿谷以前还会和爆豪说说话开开玩笑,现在完全是当爆豪不存在了。
终于有一天,爆豪受不了了。他掰过背对他正在和别人交谈的绿谷的肩膀,异常不满地说:“废久你还要这样闹别扭闹多久!幼不幼稚啊?”
绿谷却是冷静又平淡地问道:“那你想怎么样呢。我一看到你我就不住地喜欢你,想抱你,甚至…甚至想亲吻你。你恶心我的感情,我很伤心,可我能怎么做呢。爆豪,我没有闹别扭。”
还说没有,爆豪想,称呼都变了。
“爆豪,我…喜欢你很久了。你说了不要再让你知道我那些龌龊的想法。但你现在在逼我说出那些话你知道吗。”
“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就这么简单。还在纠结什么呢?”


“不能…”
“嗯?”
“不能…跟以前一样吗?”爆豪别扭地把头偏向另一边。


“这是不可能的爆豪。我不能。只要看到你我就会继续痴心妄想。”
“爆豪,就当个同生共死过的伙伴没什么不好,就这样吧。”


毕业了。
绿谷和爆豪还是那副样子,平时会有交集,但也只是普通的同学、伙伴了。大家也都去往了自己心仪的事务所工作。虽然依旧会有一些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现象发生,但在英雄们的共同努力工作下,整个社会相对安定。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这也许就已经是非常好的结局了。
-END-